首页 > 集团新闻

街坊守望“澳门温度”2020年4月3日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20-04-03 17:52:08  点击:6920
  这里不仅是电视剧及同名电影《十月初五的月光》的故事设定地,也是一条澳门老街,记录着当地昔日的繁华、代际间传递的情谊和街坊邻里间的互助和互爱

  这里不仅是电视剧及同名电影《十月初五的月光》的故事设定地,也是一条澳门老街,记录着当地昔日的繁华、代际间传递的情谊和街坊邻里间的互助和互爱。

  “嗨,我是文初。不知道我是谁不要紧,让我先介绍一下自己。认识我的朋友都叫我初哥哥,我从小就在澳门过着一个不一样的童年……说回澳门,这十几年变化很大,但唯一没变的就是横街窄巷的人情味儿,旧的街坊有很多,新的朋友也不少。”

  在澳门电影《十月初五的月光》的开头,男主人公文初,骑着自行车,迎风含笑,穿行在大三巴附近的街道上,旁白就是他的自我介绍。这段长镜头最终定格在从珠海来澳门生活的新街坊琪琪的小铺边。于是,几个人之间关于街坊情、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故事就这样徐徐展开。

  我半年前从内地来澳门高校教书,却在忙忙碌碌中尚未尽情感受澳门风土人情,眼下正值澳门回归20周年,我想借此机会好好探访一下此地,为电影里传递的澳门人情冷暖,找寻可以用文字度量的温度,见识早有耳闻的澳门街坊会的社区治理模式。

  最近,我在十月初五街一带走了一遭,这里不仅是电视剧及同名电影《十月初五的月光》的故事设定地,也是一条澳门老街,记录着当地昔日的繁华,代际间传递的情谊和街坊邻里间的互助和互爱。

  12月12日早晨,冬日温暖的阳光穿过窄小的巷弄,从水果店、服装店、小吃店等建筑空隙间落下斑驳的影子。澳门街坊总会南区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杨恩带我漫步在十月初五街北面的澳门半岛工匠街,这里曾经是澳门最繁华的街道。每经过一个铺子,杨恩都颔首微笑,和小店的业主打招呼、互相致意。

  工匠街上经营房产中介公司的林焯佳是街坊会的义工。“说起来,从出生到现在30多年了,我一直生活在工匠街,但我的祖籍是广东省中山市。爷爷是位抗战老兵,我父母很多年前就成了街坊会的会员。13年前,我20多岁,在父母的推荐下也加入了街坊会。”如今的林焯佳干脆当起了街坊会的义工,他说那些琐碎又不可缺少的工作使他和街坊间的关系更加紧密。

  “每个月我会参加3至4次街坊会活动,比如探访老人家,和总会、分会的会员座谈,帮助街坊邻居处理一些小事什么的。别看有的事情小,还挺花时间呢。自己的生意倒是不用担心,总能应付得来。”林焯佳说,义工的作用就是上情下达,下情上传——将街坊会的政策解释给街坊听,再把大家的需求传达给街坊会。“平时留心一点,总能发现可以做的小事情。”

  “有一次,我在街上看到一位老人家,走路的姿势和平时不一样,我就上前问,她说是洗澡的时候把脚弄伤了。我告诉她,可以申请街坊总会平安通慈善基金提供的‘浴室三宝’(防滑垫、把手、座椅),并联系街坊会帮助老人家申请。”林焯佳说,街坊会的“家居易”服务能提供的不仅仅是“浴室三宝”,根据家庭状况的综合评估结果,有些家庭还能获得资助,以购买和安装轮椅、四角架等设备。“这是个非常贴心的服务,我会推荐给身边需要的每个人。”

  几年前,林焯佳有了一段忘年交,对方是年届九十的林老伯,两人经常在一起晒太阳,谈天说地。有一天,林伯来找小林,说手机音量太小了听不清,想让林焯佳帮忙设置,经过一番尝试,林焯佳才发现,原来是林伯的听力退化了,于是赶紧通过街坊会为林伯申请了助听器。

  林焯佳最近偶尔会感到寂寞,因为林老伯已经住进了养老院。“除了在香港的弟弟外,林伯没有其他的亲人。虽然我也很舍不得他,但是考虑到他的日常生活无人照料,我们还是通过街坊会给他联系了政府办的养老院。”

  林焯佳带我来到店铺旁边的土地庙前说,“以前林伯每天都会认真打扫这里,他进养老院后有段时间这里无人打扫,就渐渐显得破败起来,现在我接替他做卫生,维护土地公。”

  2017年的超强台风“天鸽”使土地庙遭到了严重的损坏,林焯佳带头并组织街坊捐款,重修了土地庙。“土地公是我们的文化,澳门人的信仰,是联系澳门人的精神纽带,只要土地公在,街坊们的纽带就在。”

  街坊邻里对林焯佳来说是什么?“是清早街头豆浆、油条的热气和香气背后的那些人和味道吧!”他说。

  正说着话,来了位留着白胡子的先生,只见他上身着米色千鸟格西装,下身配一条浅色的裤子,一派绅士风度。他正是林焯佳的父亲。

  林爸爸指着店铺墙上的一个记号说,“你看看,2017年台风‘天鸽’来的时候,很短的时间内,水就淹到了这个地方(目测大约有近2米高)。当时街坊间都是相互照应,共同施救。居住在高处的街坊会喊低处的街坊到家里避难。街上还有很多越南和菲律宾的劳工,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店铺被淹,不肯走,街坊会的人就组织起来劝说他们离开。”

  陈大姐也凑过来娓娓讲起两次台风的经历,“2017年‘天鸽’台风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经验,2018年‘山竹’来的时候,就好多了。不过‘山竹’过境那天真的好可怕,我想探头看看,就有大喇叭提醒,‘很危险的啦,不要出来’。在政府引导下,街坊会的义工会逐门逐户地通知避难,尤其是家里有妇女和老人的。街坊会已成为联系政府和民众的桥梁。”

  林爸爸在旁边插话:“你知道吗?那天大水退去后,从这里到海边都是垃圾,我们根本没有力量收拾这些垃圾,最后是解放军(驻澳部队)来帮我们清理的。街坊们买了很多水慰问解放军。在解放军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生活。”

  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街坊们闲聚的场所待了一个多小时了,临别前,林焯佳点开微信加我好友,还邀请我再来店里坐坐。我注意到他的微信名两侧各有一枚五星红旗标志,便感叹道“您对祖国的感情挺深啊”,他脱口而出“没有国哪有家”。

  从工匠街向南穿过一条狭窄曲折的街,就来到了十月初五街。十月初五街区坊众互助会理事长、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副会长曾佐威一家在此经营已经有数十年了。台风中的许多感人画面,至今仍令他记忆犹新。

  “2017年‘天鸽’台风来的时候,十月初五街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那天我们店整个被淹没了,损失了300多万元。当时街坊会组织起来,捐款买水、盒饭和面包。很多小伙子,为了给老人家送餐,在没水没电、二三十层的高楼里爬上爬下,给受困的人送水送饭。经过这次灾害,我们街坊会更团结了。”

  早在1967年十月初五街坊会成立的时候,曾志挥就担任顾问,到1980年代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成立时,他又成了总会的重要成员。

  85岁的曾志挥老先生精神矍铄,讲一口流利的普通线年代街坊会成立之初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生活困难的澳门居民自救互助;一个是和残余势力及黑社会对抗。“当时一般的澳门居民无法和澳葡当局沟通,坊众不得不自己组织起来,代表澳门居民发声。”

  “以前街坊会主要帮助街坊办理回乡证,提供各类法律援助,组建学校、托儿所、医疗机构,甚至筹办红白喜事。澳门回归后,特区政府承担了很多这类职责,我们就成了政府的补充力量。现在,学校和医院(中医诊所)得到政府补贴,继续向民众提供低价优质的服务。街坊会的这些工作,降低了民众的生活成本,提高了生活质量。”曾志挥举例说,比如北区的坊众学校,接受特区政府资助,由街坊总会监管,托儿所也是类似的运营方式;医疗服务方面,主要有由街坊会办的中医诊所,和老人中心一样,是独立运营的,但由政府购买服务。这一切整体上都由街坊总会中心监控,以便于调节资源。

  此外,街坊会向政府和社会反映问题的渠道是多元的,“除直接反映外,还会通过立法会委员、社会咨询会委员(有坊众代表)等途径向政府反映。”曾志挥说,“街坊会还发生了许多变化,在延续此前工作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发展了老人护理及行动不便的残疾人的照料工作等。”

  在十月初五街的中段,我看到了颇为精美的康公庙,这座有着200年历史的中国传统庙宇,采用的是木石结构,有着宏伟雅致的飞檐翘角,精美的木雕,仿佛挂着花纱般的木隔墙。据说,每逢元宵等佳节,街坊会会在康公庙前地举办各类嘉年华活动。

  从康公庙往东南方向一拐,就是草堆街。卢定淦在这里经营一家小小的床上用品店,他的父亲几十年前从广东顺德来到澳门,起初是个沿街叫卖的小贩,因为生活贫困,加入街坊会成为早期会员。在父亲的影响下,卢定淦20多岁就入会了,为了服务街坊,10年后他开始做义工,现在是中区南区工商联会的副理事长,街坊会联合总会的常务理事。卢定淦笑着对我说,“在街坊会工作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开会、和邻居聊天、看大家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虽然街坊会的会员都是澳门人,但我们服务的对象是所有在澳门的人”,卢定淦说,“我们也会为不熟悉澳门生活的内地或外籍劳工提供各种信息咨询服务和帮助,并尽可能为游客营造良好的旅游和购物环境。澳门是个融合的社会,我们也会为促进不同文化相互融合多做努力。比如最近我们就联系了菲律宾和印尼的外劳团体,一起办活动,大家唱歌跳舞,既丰富社区生活,又能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卢定淦说。

  “可以说,回归前后,街坊会爱国、互助、互救、建设社区的核心精神没有变,只是服务方式有所变化。如果说以前我们是被动地自救,那么现在则是主动提供服务去帮助社会。”特意赶来的街坊会总会工作人员杨尧烽说。

  据杨尧烽介绍,自1983年至今,总会已形成了覆盖从人出生3个月到临终的整个生命过程的服务体系,包括托儿所服务、青年服务、家庭服务(含心理咨询和医疗服务),老人有长者服务,临终前有称为“乐在晚霞”的生命服务。

  “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总会工作经历,是2017年台风登陆期间,一个70多岁的独居老人家里的玻璃被吹裂了,碎片砸在她身上,浑身是血。她想出门,但打开木门后,强风马上把木门吹得关起来了。她被夹在木门和防盗门之间,最后拼尽全力按下了‘平安通’的按钮。工作人员打电话过去,她没有回应。刚好我们有工作人员住在那栋大楼,就赶快去她家,将她救了出来。”杨尧烽说。

  澳门“平安通”的24小时服务模式很值得一提。随着澳门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特区政府提出了“家庭照顾,原居安老”的长者照顾政策。为了具体落实这一政策,进一步巩固和强化对独居长者及其他有需要人士的关怀服务,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社会工作局在2008年公开邀请合适的机构承办平安钟服务,借着固定电话网络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24小时无间断的紧急支持及促进他们与社会关怀网络的联系。最后,由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成功获得承办平安钟服务的资格,于2009年3月23日起正式成立澳门“平安通”呼援服务中心并投入运作。

  随着服务的开展,2018年12月街坊总会还将服务进一步拓展,开通了“户外平安通”服务,为失智患者、智障人士及有需要人士提供户外的支持服务;除紧急支持外,用户亦可透过按钟查询生活所需信息、寻求生活支持等。呼援服务中心根据用户的需要,提供转介服务或直接提供支持,例如申请及预约街坊车、申请家居支持服务、家居安全评估及家居水电维修等;除此之外,中心亦致力于推动社会各界关怀长者,透过组织义工定期向长者致电问安、上门探访,向长者传递关爱,并进一步了解用户的家居及个人最新状况,使中心及时作出跟进及提供适当的服务。

  此外,在某外资公司的赞助下,总会自2015年至2019年,连续5年开展了“维修特工队”计划,培训义工学习家居水电维修技能,并成立“平安通维修特工队”,为有需要长者提供免费的家居水电维修服务。

  距珠海拱北口岸数百米处的一座乳白色建筑,正是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所在地,也是我此次“走街”的最后一站。此时我已经对街坊会的互助模式有了很多鲜活的感触。头发花白、声音洪亮的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会长梁庆球说的话,则为我展现了澳门回归后街坊会的整体面貌。

  “澳门回归前,治安不好、经济不好、黑社会横行。随着解放军(驻澳部队)的驻扎,现在澳门的治安特别好。回归后,街坊总会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总会在工作方针中增加了‘共建特区’四字,进一步明确了‘居民权益维护者、和谐社会建设者、澳门坊众大家庭’的社团定位。成为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重要力量。”梁庆球介绍说。

  “为了积极传达坊众的呼声,从1988年开始,街坊总会就联合友好社团组成选举团体,选派代表参加历届立法会的选举,并成功当选。街坊会一直是澳门特区政府和民意之间的沟通桥梁。”梁庆球说。

  据悉,至2018年,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已下辖28个坊会(尚有20多个大厦业主会和8个社区组织是街坊总会的联系会员),开办有40多个社区服务机构、2所学校、4个托儿所和3间中医诊所,形成了覆盖全澳各区的社会服务网络。总会专职员工也从2人发展至600多人,直属坊会有60多个专职人员,两所学校的教职员工人数约200人,义工人数逾5000人,年间服务对象已达到300万人次(2018年),是维护澳门社会稳定和发展的支柱力量之一。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络安全解决方案